欢迎来到专业的中小学教育资源网站
当前位置:教育猫>作文>话题作文>

以远方为话题的作文

2019-12-01 00:00

  遥望远方——方瑞洁

  遥望远方,是永远触摸不到的地平线。远方,曾是我孩提时的梦想。

  在小学时,读到关于地平线的句子。于蝇多了一个远望的习惯。闲暇时,我常伏在窗口,踮着脚尖,目光越过瓷砖铺就的窗沿,向外望去——高耸的楼房,冰冷而坚硬的水门汀,阻挡了一个孩童稚气的发问。

  地平线呢?地平线在哪儿?曾幻想过能到达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,那儿有童话中的一切。听到那些出门云游的史事,便无端地有了一丝羡慕。

  如果我也可以这样,该多好。直到有一天收到朋友的明信片,跋涉了万水千山,从遥远的蒙古寄来。反面是一片草原,一望无际,鲜活的青翠一直连接到了天的尽头。看着看着,就仿佛那抹绿意植入了心里,耳畔响起风的声音,牧人粗犷的呼喊,还有一个曲婉转牧歌在遥遥天际萦绕。我走进了一个梦里,一个关于远方的梦。

  仿佛答案突然揭晓,这就是地平线啊,是我一直在寻找的远方。不久,我便告别了那段美丽纯真的岁月,步入人生的新阶段。那些愿望和幻想留下剪影,然后永远地离开了我,也曾悲伤过,但毕竟时光是永无休止的,唯一的选择是接受。

  上了初中,学业明显地繁重起来,也有了自己的小心思,不再像从前那样透明。一天天匆匆流逝,也再没有时间去远望,那张承载着我幼时梦想的明信片不知何时悄悄地消失在书架上,消失在我的生活中。只有在夜里,偶尔还会梦见若隐若现的苍翠。

  似乎是冥冥中注定要有一次警醒,在长达一个月的“自我放松”之后,我的成绩急转直下,一次又一次,摔得心神俱疲。那段日子,我徘徊在低谷里,似乎再没有站起来的希望。

  一个残阳如血的黄昏,我烦躁地摔开笔,把书“呯”地合上,站起来在房间里踱步,试图平静下来。目光偶然扫到窗外,猛地定住了。一缕夕阳温和地洒在窗棂上,有温暖的金色。窗外几只飞鸟恬静地滑过,霞光绚烂。

  我静静地看着,绿意在心底再次悄悄蔓延开来。我有多长时间没再好好看着窗外了?我默默地做了一个决定。第二天,我特意起得很早,轻轻上到楼顶。扶住栏杆,呼吸着微凉的晨风,安静地注视着远方。我在等等,地平线在等待。

  终于,远方的一角露出金色。我睁大眼睛,害怕错过每一个瞬间。慢慢地,慢慢地,地平线上跃出了一个金色的火球,温暖、安详而热烈。当一缕阳光洒在我的脸上的那一刻,我的眼泪流了下来。

  我仿佛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。我知道,我找到了,找到了梦寐以求的远方,那是属于我的远方。它从我读到地平线那天开始,就在我的心里,从未离开过。

  我的成绩慢慢有了起色。直到现在,我还保留着遥望的习惯,我知道远方对于我来说不仅仅再是梦想。

  遥望远方,即使我们永远触摸不到地平线,路在脚下,希望永存于心中。

  去远方——宋家欣

  我有一颗不肯安生的心,当我叩响我的左胸,就在它往里一寸的地方,有一个存在,用它一次次温热的搏击告诉我:继续走,一刻不停地走,去你想去的那个远方。

  有时风清云淡,即使是夜,也有明月朗照,我便将脚下的路看得分明。放学后有时我独自一人,路灯投下孤零零的影子。“嘿,朋友。”我向影子挥手致意之时,一举手一投足,都仿佛有了“对影成三人”的意境——我喜欢文字,常以此自娱。自己向往的远方大概是这样吧:我和日光,稿纸四散、水墨张扬,一切,付与这平凡却又将注定不凡的纸张——可是,且慢。

  我固然艳羡李太白“仰天大笑出门去,我辈岂是蓬蒿人”的狂气,却只能对着自己普普通通的理科成绩叹息;我能凭读音拼写出许许多多英语生词,却不能像许多“学霸”一样与牛顿和他的定律相谈甚欢。于是就又多了那么多的不眠之夜啊:霓虹灯光水一样地泻下来,我正辗转难眠。我不停地问自己:这条路对么?这样走下去,真的能去往自己想去的远方么?

  没有回答。我只能以苍白无力的字句一日日麻痹自己:“要坚强,一切都会好起来”,或是“最可怕的是比你聪明的人比你更努力”……念得多了,自己都觉得可笑。母亲说她不相信我的理科成绩只有这样,父亲却说:少年时当立少年志,遵从你的内心吧。如果觉得累了,干吗不停下来思考一下你到底想干什么呢?

  原来有时,这条路上正有乌云笼罩。月光遁形时,我才发觉脚下的泥泞。可有些路必须一个人走,有些荆棘只有自己去拔。我做过的英语阅读题说:澄清一池浑水最好的方法是顺其自然。我便安下心来,等那个最初的声音领我前行……那个温热的跳动就是活着。它说:接受自己,别让自己囿于对自己的成见中而裹足不前。

  “要有最朴素的生活和最崇高的理想,即使明日天寒地冻,路遥马高层建筑。”我开始放得开,考试前不再思前想后,只求把握当下、尽力发挥。我把床头的字换成“每天醒来,都朝自己的远方又近一步”,极目远眺之时仿佛就看到了那个应许之地。我想走遍全球,那么我的远方从中国开始。我要扛着相机去凤凰,拍江南女子发间美得空灵而不经雕琢的流苏;工要背着画夹去墨脱,画一个无名的男了向雪山拜谒的庄严;我要抱着吉他去北京,在空无一人的地下通道唱一首古老的英国民谣……当然还有我最好用的笔和最顺手的本子,记下这一切,记下那些我爱着的土地、期待着的风景。我要我的每一天都是新的,我再也不要整天驼着背弯着腰像只可怜的虾米,我要永远骄傲地挺胸抬头,告诉自己,只要肯花时间在自己想做作的事上,你一样可以很出色。只要诚意正心地踩着脚下去远方的路,终会“守得云开见月明”。

  很久之前我看到顾城的一段话:“一个彻底诚实的人是从不面对选择的,那条路会永远清楚无二地呈现在你面前。”这样的人啊,如同漫漫长夜中仍健步如飞的人,她心中惟有一个信念——

  那么走吧,背上行囊。不,不要让自己有累赘,只带上一支笔、一颗心。此生此世,朝远方去,我不回头。